1分快3规律计划|极速快3|※PK购彩※

安分守己

发布时间:2019-02-22 13:30:25 字体:[ ]
提到斯道奇家,不得不提到他家的一双儿女,欧尼和多纳尔。欧尼是姐姐,不过比多纳尔年长一岁。欧尼生的貌美,有一双漂亮迷人的绿眼睛,鼻两
提到斯道奇家,不得不提到他家的一双儿女,欧尼和多纳尔。欧尼是姐姐,不过比多纳尔年长一岁。欧尼生的貌美,有一双漂亮迷人的绿眼睛,鼻两边点缀着几个可爱的小褐斑。她很勤快,洗衣服、做饭、缝针都行。不过她有点阴险,常把做的坏事推到我身上,为此我已经受罚了很多次。她排挤我,顺带着多纳尔也排挤我。多纳尔不如她姐姐长得漂亮,却比她成熟的多,比起让人背黑锅,多纳尔更喜欢落井下石。总的来说,欧尼和多纳尔在镇上同龄人中很受欢迎,不过两人都不是什么善类。
说到善类,这个小镇上的绝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善类,包括我。我有一个坏毛病,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的,我们小镇孩子多,可玩具少,就会出现僧多粥少的局面。有时候这棵歪脖子树被男孩占领了,其他男孩就会与他打架,赢的人就赢得了树。他可以在树上睡觉,掏鸟蛋,荡秋千,甚至可以不欢迎别人看它一眼,也可以再接受挑战,而输的人就会继续找其他弱者战斗。欧尼曾带着一个高个子女孩,为了抢走废弃楼梯拐角这个秘密基地的使用权,对另一个可怜瘦小的女孩大打出手。小女孩头被砖头砸出了血,哭着找她爸爸,可欧尼一口咬定是我干的,小女孩也边哭边说,是乔娜干的好事。她爸爸很胖,抽着烟斗,手指熏得腊黄,还满身酒气。两只手掌像肥厚的肉饼,又黄又油,手指被茧和痂包裹着,这样的手直接照着我的脑袋拍下,一瞬间我的眼前一黑,脑袋像有金属鸣叫声。
就这样,弱小的孩子会被强壮的孩子打败,形单影只的孩子会被有交际能力的孩子淘汰。最后剩下的一帮孩子,会去欺负比他们更自由更弱小的东西――鸟。他们把鸟的一双翅膀折断,叫鸟在地面上蹦哒,看着它们飞不起来,濒死地哀叫。孩子们满意了,拍拍灰回家干活,丢下可怜的小家伙,让它在地上躺着,奄奄一息。
刚开始,我遇见这种鸟,还会从食物里分出点面包屑喂它们,可它们死也不肯吃人类的东西,不管那个人是否带着恶意。接着它们很快死去,后来我看见了这些鸟更是悲悯,想着它们比我幸运。出于种种原因,我每次都会把鸟带回自己家,用老祖母的菜剪刀剪下它们的头。刚开始,我用的是刀,可刀需要更大的决心,需要更大的狠心和力度,才能一口气让它们了结痛苦,否则总会让它们的脑袋半吊在身体上。
我会羡慕这些鸟,它们死时还保留着自己的尊严,它们勇气可嘉,失去了自由便宁愿死去。可我连死的勇气也没有,或许这世上还存在有什么能使我温暖的东西。但我也会可怜这些鸟,它们本该幸福一生,只需为食物烦恼,可现在它们不得不忍受翅膀折断的巨大痛苦,一点一点地死去。所以我倒不如成全它们,让它们早些死去,尽管这极其不尊重它们的生命。不过这世上尚且连人都不肯尊重,又有谁会尊重这些可怜的小东西。
我可怜鸟,可没人可怜我。母亲是异常爱我的,可她也不可怜我,抛下我,像这些折了翅膀的鸟,一样脱离了痛苦。
久而久之,我便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每当被其他人撞见时,老修女将会把我拖到街中央大骂,接着把我关进黑屋子里,饿我个几天。在他们眼里我是个怪物,面容丑陋,心肠狠毒,是母亲为了报复他们所留下的魔鬼。
老母亲当然知道我的坏习惯,可她什么也没说,她只当我在宣泄,像别的孩子欺压我一样,欺压这些小鸟。她只会在意我会不会弄脏她的剪刀和地板。如若我被关了起来,还顺便为家里经济减轻负担――毕竟节省了一个人好几天的吃喝。可所有人不会问我为什么这么做,没有人问我,我自然不屑去说,否则就好像我在央求他们放我一马。挨饿我不怕,只是那个屋子,没有窗。
我当然不是善类,我不仅杀鸟,我还会报复,找照镇上的人来说,我是母亲为了报复他们所留下的魔鬼。我毁过他们的菜地,还干过将大胡子雷李里家的那只丑猫埋在土里,只把脑袋露出来。为此我的手背被挠出了口子,而就在前不久,那只臭猫还为了报复我,把我的一件背心挠坏了。我还曾在集市上,将一个玻璃瓶砸在欧尼头上――她在所有人面前把我和我的母亲嘲讽了一遍,我恨她。然后欧尼就蹲在地上抽泣着,也没有像野孩子一样嚎啕大哭,人们开始怜爱可怜的欧尼,抓着我的辫子让我道歉。不过那一次老祖母出面了,她愤怒的用棍子敲着地面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老祖母将我带了回家,没有人拦着――家长出面的话,不会对孩子太过分,虽然后来欧尼的弟弟多纳儿把我揍了一顿。
这就导致了为什么这次上集市,老祖母让我要安分守己些。
 
相关热词搜索: